美国法律专业网站
 

硅谷风投大案背后的故事:女强人为何不敌“老男人”俱乐部?

最新法律案例及资讯 » 2015年3月29日

法佑杨律师

如果说2012年5月10日Ellen Pao在旧金山初审法院起诉KPCB是惊醒了午睡的雄狮,那么今天陪审团的裁决则印证了一则在西方江湖广为流传的一句话:If you come at the king,  You should not be expect to win.  

风投行业轻视女性现状人所共知,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人们对此非常关注,这也是一个通常处理交通违规的州的初审法庭却因此案引全球主流媒体,高科技老板,大小律所律师纷纷到场,媒体跟踪采访长达5周,庭审现场天天爆满。可鲍为何还是彻底输掉了这场官司,那么这场高智商的角逐给老板,员工甚至律师都留下了什么?

周五(3/27/2015)肯定是该案男女主角永生难忘的日子,一位是备受科技界尊重的赫赫有名的风投教父John Doerr; Google 和Amazon等高科技大公司的早期投资人,另一位是则是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的工程师并同时拥有哈弗法学博士和哈佛MBA学位的华裔女强人Ellen Pao, 中文名为鲍康如。当陪审团宣布鲍的四项指控 (两项性别歧视,两项报复解雇)全部败诉时,旁人是绝无可能体会两位此刻的心情的,法庭其实是没有硝烟的战场,看不见刀光剑影,却极其残忍,没有一丝血迹,但双方都伤得很重。

面对全胜的判决,John Doerr绝无心情举办任何形式的庆祝派对,他深知,庭上公司大获全胜,庭外可能输了很多,作为有着40年辉煌历史受同行仰视天才们争相投其门下的风投公司,公司从不缺钱,需要的是源源不断的人才,金钱买不到的是名声,由于这场官司,公司的隐私包括财务机密都被曝光,对女性的轻视,50万起的底薪,豪华私人飞机上的黄段子,色情诗书,以及合伙人Ajit Nazre借出差之机,身披浴巾,手提红酒,夜闯女同事酒店房间想占便宜的镜头将在很长时间内停留在大众的脑海里。这无疑是难以用金钱来衡量的损失。

战争的结果通常是两败俱伤,在这场官司中,Ellen Pao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个人那些难以启齿不愿再提的隐私全部被公之于众,同时,根据加州法律,鲍作为原告,败诉后将承担被告的专家证人费用,这将是一笔昂贵的费用。

几周前,当鲍走上证人席为自己作证,对方律师面带微笑要求她回答的第一个问题便是向公众解释她与已婚合伙人的性关系详情,连她前夫Alphonse Fletcher Jr也被牵扯进来,被指其管理的对冲基金破产,本人被控欺诈,房产被银行没收,夫妻二人深陷财务危机才是她在被公司扫地出门时提诉的真正动机,虽然Kahn法官以涉及夫妻隐私为由不让相关证据呈堂,但其前夫富于争议的个人经历诸如曾起诉其雇主歧视获赔130万美元,在与鲍结婚前曾与一名男子同居,曾被两名男子指控性骚扰后秘密与他们和解等等还是全部曝光。当然,正如鲍在陪审团宣布她败诉后的即席发言,这场官司并非毫无意义,她希望她的提讼能对女性和少数族裔在风投界的平等待遇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从这个意义上讲,这场官司她并未一无所获,她不惜牺牲个人隐私和名誉敢于挑战强权的勇气无疑将被历史记住。

庭审长达五周,本人抽时间参加了大部分庭审,观察了包括Ellen Pao在内的多名证人在庭上的表现,尽管真相只有一个,每位证人都宣誓如有假话愿进大狱,但是几乎每一件事都有两个版本,每一位证人是乎都有多面性,其中尤以鲍最为典型,当她的律师主导问话时,陪审团看到的是一位投资表现出色为公司做出巨大贡献却因身为女性而被歧视直至被报复开除的鲍康如,当被告方律师主导问话时,陪审团看到的是一位志大才疏极难相处差评不断虽有教父力挺最终还是不得不走人的鲍康如。

当庭审接近尾声,大部分证人已讲述完他们的故事后,法官破例允许陪审团对证人提问,陪审团对鲍提出了三个问题是:1)既然公司对你的歧视长达5年多,你为何从未申诉? 2)在那样的歧视环境里,你为何未选择离开,另谋高就; 3)你与已婚男同事发展婚外情,是一个专业人士所为吗?庭审至此,从陪审团所问的问题不难看出他们在想什么:他们很怀疑鲍是否真正受到了歧视?鲍的命运其实在彼时已决定。一周后陪审团做出鲍全部败诉的裁决证明鲍的答案显然没能说服他们。

 老板,员工和律师应该吸取的教训:

老板:第一,无论公司大小,员工手册一定要包括反对性别歧视一条,如果有关于歧视的抱怨或投诉,需立即处理,陪审团裁决鲍没被公司报复解雇,根本原因在于KPCB在一名女员工抱怨后立即展开调查并及时开除了涉事的男员工,虽然他才华横溢,能为公司挣大钱。 否则,公司将担纵容之责。第二,做好员工评审很重要,正如其中一名陪审员 告诉媒体,虽然鲍与公司各执一词,真相难以判断,但他们认为公司对鲍的考评越来越差的证据说明她的能力和性格有问题,因此认定她不被提拔绝非性别歧视。

员工: 千万别将自己的某些想法写成邮件发给自己以便日后方便查询,须知,一旦走法律程序,这些邮件都将成为证据,必须呈堂供证,KBCP当庭出示了鲍自制并发给自己的一张表格,记录了她2005至2012对公司老板及同事的看法,表格分“怨恨”, “我生命中受影响的部分”,“我的感受”和“我的部分”四项,在“怨恨”栏下,鲍写道: 怨恨John Doerr 总是容忍无能的人; 鲍在表里还写道: 同事Wen Hsieh太弱,浪费她的时间;最让陪审团大跌眼镜的是鲍对“性骚扰者”Ajit Nazre的评价竟是“告诉自己他爱我和仅仅另外一个或三个人”。这样的证据无疑对陪审团对鲍做出不利于她的裁决有很大关系。

律师:不要给陪审团讲大道理,鲍的律师在结案陈词是呼吁陪审团做出有利鲍的裁决以纠正整个业界女性遭歧视的现象,可惜,正如其中一位陪审员在裁决后对媒体所言;“我们担负不了纠正行业歧视的如此重任,我们的任务是仔细审议鲍这一个案件的证据并做出鲍个人是否受到歧视的裁决”。

新闻高级会员服务:获得该案独家法庭原件,原被告资料,证词证据,警察检方细节报告,更多内容,请联系我们。美国电话:+1 888-8298340     中国电话:+86-10-62962550
 
您有类似情况?
免费咨询律师
相关法律文件
 
独家后续追踪报道,请访问 法佑网 http://faayou.com
http://81law.com 法佑网版权所有,转载需注明"出自美国法律专业网站:法佑网 www.81law.com "。

热点评论

发表评论